原创杂谈黄土地12-12 08:26
作者:贺雅诗

摘要: 目前,此案仍束之高阁。此事在神木坊间引发热议,究竟是办案民警业务素质存在问题?还是背后存在人为干扰?大家众口一词,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神木市公安局由此可以获得一个大大的差评。


今天是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关注《杂谈黄土地》  了解更多资讯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可以说是政法机关和政法人员一切工作的起点和终点。可在神木市公安局(今年6月前叫神木县公安局)却出现一个咄咄怪事:面对一起700万元被骗的案子,神木市公安局在“是否应予立案”问题上 “纠结”36个月。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该局屡次违反相关法律,经过三个回合,作出5个自相矛盾的决定,致使该案在原地打转转三年有余。

目前,此案仍束之高阁。此事在神木坊间引发热议,究竟是办案民警业务素质存在问题?还是背后存在人为干扰?大家众口一词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神木市公安局由此可以获得一个大大的差评。


轻信老乡一把投资700万元

在不期而遇的乡亲之间,久别重逢后自然倍感亲切。2011年春天,神木人刘增平在其姑母葬礼上,遇到同是神木乡党的商人宋光厚。闲聊间,宋光厚声称其朋友白子祥、宋华则在湖南辰溪县麻响堂煤矿的股权打算转让,并问刘增平是否愿意购买该矿股份?刘增平早知道宋光厚是很有实力的大商人,便对宋光厚的话深信不疑,心想如果在湖南做生意,宋光厚在湖南关系熟悉,刚好也有个照应,于是刘增平当时就同意去湖南看看情况。

随后,在宋的怂恿下,刘增平在对麻香堂煤矿实际情况尚未了解的情况下,仅凭白子祥、宋华则与湖南人瞿加伟签订的一份《增资合伙协议》,以3380万元的价格,欲将麻响堂煤矿买下。因转让方与受让方之间都是神木老乡,并且有宋光厚从中协调,刘增平对此事的真实性不予怀疑,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的前一日即2011年5月31日,就将700万元分别打进宋广厚、白子祥、宋华则、倪旭刚四人的账户。



精心设计的骗局终被戳穿

谎言总有被揭穿的一天。自刘增平与白子祥、宋华则签订煤矿股权转让协议后,因白子祥、宋华则长达3年时间不能将麻香堂煤矿股权转移到刘增平名下。刘增平深感不妙,经深入了解,方知上当受骗。
原来早在2010年11月9日,为使麻响堂煤矿正常运转,湖南辰溪人瞿加伟与白子祥、宋华则签订《增资合伙协议》约定:由白子祥、宋华则投入资金696.8万元,由瞿加伟用于清偿麻香堂煤矿原有债务;煤矿合伙经营后,瞿加伟占有该矿10%的股份,白子祥、宋华则两人占有90%股份;白子祥、宋华则负责技改过程中的资金投入和办理煤矿相关手续;白子祥、宋华则必须保证在2011年6月份按规划完成技改任务。否则,瞿加伟可单方解除此协议。


但自双方签订《增资合伙协议》后,直至瞿加伟单方解除合伙协议,宋华则与白子祥分文未向瞿加伟支付。据了解,白子祥等人在收到刘增平支付的股权转让款项后,用于置办房屋和购买汽车,剩余资金则被4人瓜分一空。显而易见,白子祥、宋华则自始至终并未真正享有麻响堂煤矿股权。至此,宋光厚、白子祥、宋华则、倪旭刚4人捏造事实,蓄意诈骗的行径暴露无遗。


神木公安办案时限屡屡违法

刘增平得知被白子祥等人串通一气诈骗的情况后, 2014年5月14日,向神木县公安局报案,请求追究宋光厚、白子祥等4人的刑事责任,并依法追缴被骗资金。神木县公安局不惜逾越《刑事诉讼法》的红线,认为白子祥等人没有犯罪事实,直至2015年8月5日,才勉为其难作出《不予立案通知书》,决定不予立案。2015年8月11日,刘增平向神木县公安局提出《不予立案复议申请书》, 2016年1月21日,神木县公安局作出神公刑复字【2015】10号《刑事复议决定书》,认为本案为经济纠纷,没有犯罪事实,决定维持原决定。2016年1月25日,刘增平向榆林市公安局提出复核申请,2016年3月3日,榆林市公安局作出榆公刑复字【2016】5号《刑事复核决定书》,认为神木县公安局作出的决定所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撤销神公刑复字【2015】第10号刑事复议决定。


对于神木公安局出具决定书超期限问题,记者查阅《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发现,控告人对不予立案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不予立案通知后七日以内向作出决定的公安机关申请复议;公安机关应当在收到复议申请后七日以内作出决定,并书面通知控告人;控告人对不予立案的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七日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复核;上一级公安机关应当在收到复核申请后七日以内作出决定。由此不难看出,在办理刘增平控告白子祥等四人诈骗一案中,神木公安在办案时限方面的确违反法律规定。是不是可以说成神木公安执法犯法呢?忽然觉得“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似乎被神木公安亵渎了?


神木公安无视上级决定
榆林市公安局撤销神木市公安局不予立案的第10号《刑事复议决定》后,直至2017年6月1日,神木县公安局又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再次滑稽地作出【2017】19号《不予立案通知书》。介于此,身心疲惫的受害人刘增平认为,神木公安局经侦大队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抗并无视榆林市公安局撤销神木市公安局“不予立案”的复议决定,再次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是神木公安局经侦大队故意捣乱,是公开损害其合法权益,旨在包庇纵容白子祥等人的犯罪行为。

针对神木公安违反上级机关榆林市公安局的复议决定,再次做出不予立案侦查的决定。记者查阅《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发现:“对上级公安机关撤销不予立案决定的,下级公安机关应当执行”。基于此,令受害人刘增平夫妇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神木市公安局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如此违法办案的背后似有难言之隐……

迟到的决定离终点还有多远
刘增平历经三年四个月的煎熬,终于接到神木市公安局于2017年8月8日作出的神公刑复字【2017】06号《刑事复议决定书》,撤销了神公(经)不立字【2017】19号不予立案决定。这个迟到的好消息让刘增平的妻子王芳泪流满面,王芳告诉记者:“宋光厚这四人太可恶,他们诈骗我们的不只是700万元,他们骗取的是刘增平对他们的真诚和信任,我们丢掉这钱倒也罢了,可被深信不疑的老乡、亲戚骗了,太伤感情,我们报案子,只是为了安抚我们伤痕累累的心,神木公安三番五次折腾我们,是包庇纵容骗子,这是不是渎职?
日前,据刘增平夫妇反馈,神木公安虽于2017年8月8日作出予以立案的决定,但自作出立案决定后,目前案件没有任何进展。

近日,记者为此来到神木市公安局了解案件情况,该局经侦大队长高建智对记者说:“案件情况不便于透露,白子祥、宋广厚等人是否构成犯罪目前仍不能确定,只有等待进一步侦查,找到白子祥、宋广厚等人犯罪的有力证据才能认定是否涉嫌犯罪”。至此,记者追问道:“既然你们认为白子祥、宋广厚没有犯罪的嫌疑,榆林市公安局为什么于2016年3月3日复核撤销神木公安的不予立案决定?神木公安又为什么于2017年8月8日作出立案告知书呢?”该局经侦大队长高建智并未直接予以回答,他说:“这只是榆林市公安局的认识问题,但榆林市公安局并未责令神木公安局必须立案”。


对于这起700万元被骗的案子,对于在这起原地打转转三年多的案子,对于这起艰难立案的案子,有关追讨损失及案件进展情况,记者将继续全程关注,以期把全部进程、最终结果和幕后真相调查了解清楚。(记者 安鹏举)

以上稿件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 侵权必究 


大家都在看↓ 榆林横山石马洼农场场长白成雄被指双重身份

揭秘横山石马洼煤矿董事长白成雄巨额勒索内幕横山石马洼煤矿生产反被“骂娘人”承揽  猫腻何在?

榆林横山一起“中标闹剧”引来满城风雨

精读党的十九大  浅谈横山“中标闹剧”

塞上之春传媒 ∣杂谈黄土地

 聚焦民生百态  为百姓发声

 长按识别二维码  加关注

观后三部曲:

转发  点赞↓  留言

   欢迎爆料 :新鲜事  突发事 民生事 热线:13891272064  0912-3286619

    新闻价值高 有热点  有泪点的线索   可获得50元--1000元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