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染丨诗经里的那些色彩逐渐苏醒,人间草木终有情

摘要: 与草木谈心。

09-10 04:14 首页 视记

▲视频来源:视记伙伴领航传媒



无论是绫罗绸缎,还是粗布麻衣,从古至今,所有的织物,都离不开染色这一工序。相比现代人更多要求视觉上的华丽,古人则在舒适度上,讲究更多。

 

“青青子衿”、“绿兮衣兮”,《诗经》里记录下草木染在我国历史上最浪漫的一笔,时至今日,依然作为一种生活态度,为后世启迪。而那些曾与布料相拥相融的温润色彩,随着时光的流逝,渗入了丝与线,明与暗的罅隙,在返璞归真的大潮中,渐渐苏醒。




色彩是植物的本心



草木染,也称植物染,采用天然植物、中草药、花卉、蔬菜、茶叶等制成染料,为织物上色。



早在轩辕黄帝时期,人们就开始使用草木之汁染色制衣。到了商周时代,染色技术已经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据当时的文字记载,周礼天官中出现了染人官职,并已建立起一整套完整的管理制度。

 

到了清末,西方带来了现代工业化的染色技术,耗时短,成本低,便逐渐取代了千年来在本土使用的草木染。在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环境污染。



从乱花迷眼的繁复色调中抽身,我们心中真正向往的仅是一种清新、自在的生活:向往在大自然里光着脚丫撒欢蹦达,向往在古村落里穿着布裙跟与老人小孩相视而笑,向往到传统手作工坊里走走,就算染料泥巴会把大衣蹭脏......





 “因为喜爱一切遵循自然法则、内外质朴的事物,

就像喜欢笑容干净、内心纯净的人。”

- 侣胜男

 

有人做一件事,是因为现实活着的物质欲望,有人做一件事,是出于责任或使命感。有人忙着创新、赋予,还有对外求索,就会有人愿意拾起祖辈们留下的被时代洪流冲刷掉的手艺与初心。侣胜男就属于后者。



胜男第一次去贵州玩,偶然接触到了草木染,便对这门手艺一往情深。如果说,更多的独立设计师喜欢追求“前卫”的事物,那么胜男就一定是设计师里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她不想用快节奏的潮流博人眼球,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用心的朴拙,是一种围绕古老手艺的返璞归真。



在胜男看来,草木染永远给她不期而遇的惊喜,就像人只能参与到染色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交给的是材料、水、温度、天气还有时间,这就是人与自然的合作。



这个时代变化的太快,有很多静美的东西我们都未曾看见,就已经消失殆尽。好比在木浆上放一片树叶晾干成纸,好比让一根草的颜色在手中蒸发。也许消逝是必然,但为什么我们依旧会觉得它们很美?



貌似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借助于网络、科技得到快速的解决,而草木染需要的就是“慢”,就是时间,只能静下心才能完成。通过它,我们找到的是一条回归的路,一条认知自己与世界关系的路。

 

我相信,《诗经》里面的那些贴合心灵的色彩,会被越来越多人喜爱,我也相信人间草木终有情。




撰稿:顾非



文章精选

文章精选


手影书店品茶旗袍

延时摄影民宿




最近想了解什么手艺,或是美食

留言告诉小非

别忘了

狠狠点赞


来和视记做朋友吧

没事侃侃文字,聊聊拍摄,谈谈情感

就像老朋友一样,可以谈天说地,也可以互撩

赶紧添加下方小编微信吧


欣赏 ? 记录 ? 传播

《中国视记》 ┃ 与文化共赴一场穿越世界的旅行


《中国视记》是在广电总局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和教育部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的指导下,由北京华夏视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运营实施的文化与云智能科技产业融合的国家级重点建设项目。平台以视频服务为核心,以中国文化为主题,利用云计算、大数据、云智能技术,多终端、多语言在全球范围传播和推广中国文化。



首页 - 视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