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三天就怀孕,生完孩子就走人,这样的“完美蹭三期”,犯不犯规?

摘要: 员工入职三天宣布怀孕孕期几乎没正常工作产假结束后就递了辞职信还有这种操作?此事在宁波本地新闻播出后引发社会广

11-14 22:06 首页 高速驿站


员工入职三天宣布怀孕

孕期几乎没正常工作

产假结束后就递了辞职信

还有这种操作?



此事在新闻播出后

引发社会广泛讨论

不少网友认为女子该行为虽不违法

但应该计入她的诚信档案


对此事件

专业人士有何见解?

↓↓↓

在法律上没问题

1


单位招募时的知情权受到法定限制


该限制即《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劳动者与劳动合同直接相关的信息”。限制的目的则是防止招募时基于婚姻、生育、家庭状况及其他状况如病毒携带状况的歧视,维护公民的平等就业权以及婚姻权、生育权等基本权益。


2


单位对女性员工负有更多关怀义务


单位对员工负有法定的关怀义务,尤其对于处在孕期和产期的女性员工更是如此,此系各国通例,只是程度不一。大致比较而言,我国法律规定的关怀程度相当不低。


3
员工享有法定的辞职自由权


员工辞职自由是人身自由的体现,即便辞职被定性为违法或违约如违反提前通知期,其法律后果也只是经济性的赔偿,不影响其辞职导致劳动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本身。


在情理上有缺失


1
入职做法


该女职工的说谎虽非违法,但毕竟是主动为之,并不值得提倡,也不宜轻易使用,除非必须。其实既然已有生育的打算或者已经怀孕,是否一定要辞去上家工作?当然怀孕纯属计划外的除外,这无可厚非。


2
辞职做法


如果说入职做法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该女职工的辞职做法就显得不近人情,所谓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常人的疑问就是:不能在产假结束后多干几个月后再走?


造成不良社会后果


◇无助于诚实守信之良好社会风气建设

◇ 加剧用人单位对求职女性的就业歧视

◇引发劳动纠纷破坏劳动关系和谐稳定


解决之道


合法却不合情理,并会产生系列不良后果,问题出在哪儿?

若不是情理出了问题,那应当就是法律制度需要反思。以前述的关怀义务为例,女职工需要关怀,但这一关怀需要在女职工、单位、国家三者间合理分配。那么我们现行的法律制度对此分配得是否合理? 似乎是个需要讨论的问题。



事件回顾

孙小姐在招聘会上看到张先生公司招聘文员的信息,随后来面试并顺利通过。面试时,在说到婚育情况时,孙小姐强调自己刚从广东来宁波,并没有结婚,短期也不打算结婚。孙小姐随后就跟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


可是,才入职三天,孙小姐就告诉主管自己怀孕了,要保胎休息。怀孕期间,因为种种原因,经常请假。而公司照样给其发工资,缴纳社保,并派人在其产后去探望。没想到,产假一结束,孙小姐就打电话来说辞职不干了。



张先生说:“我们公司女员工多,各方面制度规范,对孕期女职工也是照顾有加。可是,像这样‘隐孕’的员工真的挺让我们受伤的。一年多时间里,她几乎没有为公司创造劳动价值,单位却要照发工资、照交社保。”


“如果她事先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我们还好接受些。后来才知道,她是在知道自己怀孕的前提下才入职的,希望能在孕产期拿到工资并使社保不断档。”张先生郁闷地说,隐孕入职的人多了,会影响其他女性在就业时得到公平待遇。


对于“隐孕入职”

你怎么看?

欢迎留言说说你的看法!


首页 - 高速驿站 的更多文章: